•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玄幻魔法 > 有妖氣客棧 > 第八百五十七章 蝦仁豬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八百五十七章 蝦仁豬心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陽光灑滿屋頂,落在妖精肩頭。

        “哼”,妖嬈的妖精站在屋頂上輕蔑一笑。

        她穿著一身暴露的衣服,下半身是開叉到大腿根的長裙,一條大長腿探到外面。

        上半身只遮住了胸口以下,在陽光下亮出一抹白皙。

        清風徐來,裙擺抖動,留下無限遐想。

        雖然長的人模人樣,但葉子高知道,這是妖精,還是打架很厲害的妖精。

        妖精紅唇如火,冷笑道:“搶人錢財,奪人酒樓,東荒王不也教子無方?”

        “我娘當初也搶南荒王的寶庫,這叫教子有方才對。”余生大言不慚。

        妖精想不到余生這么無恥,一時間準備的所有話都沒用了。

        她只能重啟話頭,“余掌柜初到中荒,看在吾王與東荒王的情誼上,酒樓給你也就給了。”

        “但余掌柜為何如此苦苦逼人?”

        “你又不是人。”余生糾正她的用詞。

        妖精停頓一下,當做什么也沒聽見,繼續道:“想著奪我礦山不算,居然還想染指錢莊!莫非真當我南荒人軟柿子不成?”

        在妖精看來,酒樓這無關的東西可以放,但礦山是底線,錢莊是逆鱗。

        現在余生得了酒樓,居然還做起錢莊生意了,這若辦起來,他們在南荒王面前難辭其咎。

        “我什么時候染指你們錢莊了?”余生很無辜。

        “哼,你酒樓不正在做錢莊的生意?”妖精冷笑,“怎么,敢做不敢當?”

        “既然是我的酒樓,我想做什么生意就做什么生意,關你們南荒什么事?”余生說。

        妖精理所當然,“天下誰人不知,錢莊是南荒王的產業!”

        “嘁,南荒這么霸道,別人怕,我可不怕,告訴你,酒樓存錢的生意做定了。”余生霸氣十足。

        “好,很好”,妖精臉一寒,“余掌柜既然執迷不悟,我便替東荒王教訓教訓你。”

        話音落下,妖精的手向后一揮,掌心射出一股銀絲。

        她的手再往后一揮,銀絲纏著一塊石碑被掄起來,砸向酒樓下面的余生。

        不等石頭落下,憑空出現一道墨影,再次把石碑化為齏粉。

        妖精見狀,左右手連射,一縷縷銀絲襲向墨影。

        然而這些銀絲徑直穿過墨影,落向了地面,傷不到墨影分毫。

        這會兒,妖怪們早已經逃了。

        銀絲落下時,有的把桌子劈成兩半,有的直接落在地上。

        漸漸地,這些銀絲竟然織成了一個粗網。

        “敢情這妖怪竟是只蜘蛛精。”余生說。

        “掌柜的,這妖怪您千萬得手下留情。”葉子高湊近說。

        “為什么?”

        “我想與這妖精打一架。”葉子高一本正經的說。

        余生回頭看他一眼,“把流氓話說的這么文藝,你真是有才…”

        “那是。”葉子高得意。

        “…的流氓。”余生補一句,回頭繼續看場上的戰斗。

        豬神一直在余生旁邊,聞言靠近葉子高,“你怎么知道余掌柜要贏?”

        對方可是大名鼎鼎的織網者,一張網把妖網住后,除了告饒,逃脫不得。

        “這墨影可了不得,河神之主冰夷知道吧?被墨影一劍殺死了。”葉子高說。

        “嘶”,豬神倒吸一口冷氣,有些不相信,“你親眼所見?”

        “雖然沒見到豬跑,但我還能沒吃過豬肉…”葉子高說著,想到了旁邊的是豬神,忙住了嘴,“我雖沒有親眼所見,但肯定是真的,不然我們也不會在此逗留,任由冰夷追上來。”

        豬神心中一凜,這若是真的,織網者怕不是對手啊。

        他們繼續看場上,見以漂浮在空中的墨影為中心,織成了一道大網。

        但墨影為虛,聚了又散,散了又聚,這些蛛絲拿墨影無可奈何。

        正在場面僵住時,忽然,戴面具,一直吞火炭的人有了動作。

        他大口一張,一團火瞬間噴出,沿著蛛絲蔓延,眨眼之間蛛絲上全是烈火,燒向墨影。

        “嘶”,豬神慶幸不曾招惹這些人,不然早成烤乳豬了。

        “對了”,豬神百忙之中回頭問葉子高,“豬跑和豬肉有什么關系,你們人為什么老喜歡這么說?”

        “呃”,這個問題把葉子高難住了。

        為不負有才華流氓的稱號,他指著網中間,“快看,安然無恙!”

        墨影當然安然無恙,他甚至化作一團煙霧,沿著蛛網向上主動出擊了。

        “邪門!”蜘蛛精十指急抖,蛛網一根根襲向墨影,把墨影打散。

        然而墨影不停,而是散成五股,繼續向上,眨眼之間到了酒樓屋脊上。

        “做好準備。”蜘蛛精后退一步,舍了蛛網。

        錦袍男子雙手一翻,兩把袖珍的bǐ shǒu出現在他手上。

        吞火炭的人則是深吸一口氣,準備一口火噴死墨影,鳥人統領也取出了一把刀。

        然而,當墨影一分為五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幾個還是有些傻眼。

        在陽光下透明的小人更是心驚不已,他現在與隱形差不多,這墨影居然也找得到他。

        妖精在南荒王身邊呆過挺長時間,見過的世面不少,但從沒見過這么邪門的墨影。

        這次本是來給余生個教訓,讓他別越界,想不到自己反倒受了教訓。

        “上”,她咬了咬牙,踏前一步,蛛網急射。

        墨影理也不理,劍光出鞘,閃出耀眼光芒,讓下面的豬神忍不住側臉。

        等光芒消失,再回頭看時,墨影的劍已經架在妖精脖子上,妖精面如死灰。

        世上再精妙的語言,也難以形容這一劍的精妙。

        “這,這…”豬神驚訝地倒退一步,被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用了一劍,一劍,他忌憚的妖精居然就束手就擒。

        現在豬神對余生的厲害有了更直接的認識。

        他娘的,莫說不當大悲山的神,只要不傷他性命,讓他去酒樓當管事的也愿意。

        他家祖上有言,豬怕出聲也怕壯…不對,是當一頭怕燙的活豬,比什么都重要。

        四個妖怪面對墨影刺出的一不疾不徐的一劍,也毫無還手之力,全被制住了。

        那在陽光下透明的小人,還想仗著身影趕緊溜走,卻不想墨影劍一遞,直刺他胸口。

        “咕嚕嚕”,他的身子從屋檐上滾落,等落地時已現出原形。

        “好了”,余生轉過身,面對諸妖,“大家入座,咱們繼續,別掃了雅興。”

        “對,入座,快入座。”豬神反應很快,自覺代入客棧小廝角色,招呼妖怪入座。

        “豬老大”,余生把他喊過來,“下午有件事兒需要您幫忙。”

        豬神很樂意,“余掌柜,但說無妨,咱倆誰跟誰呀。”

        “煩您帶些人,把礦山上奴隸解救出來,怎么樣?”余生問。

        豬神拍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至于房梁上四個妖怪,余生留他們性命還有用途。

        他招招手,四個墨影用劍逼著四個妖怪,落在地上,劍架在脖子上來到余生面前。

        “你說你們,也忒按捺不住性子了,我還沒出招呢,你們就自投羅網了。”

        余生嘆息著搖頭,大有棋不逢對手,將不遇良才之遺憾。

        蜘蛛精臉色整個不好了。

        葉子高在旁邊嘀咕:“殺人誅心啊。”

        “蝦仁豬心?”豬神一頓,看葉子高的眼神再次不好了,“豬心你們也吃?”

        他再次慶幸自己沒得罪余生狠了。

        “呃…”葉子高看著豬神,停頓一下后說:“這道菜其實還挺不錯的。”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时时交流群 安徽十一选五26号查询 石家庄中双色球一等奖 福建时时开户 浙江11选5计划软件 11选5投注软件下载 湖南体彩网幸运赛车 老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表 mg电子娱乐平台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