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武俠修真 > 造化之王 > 第2663章 呂府謀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2663章 呂府謀劃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凰靈城呂府。

        哪怕是獸潮來襲,包圍監視呂府的凰靈禁衛依舊沒有撤走,呂府外,甚至還被凰靈女王安排了兩位宮廷供奉監視。

        不過,呂府對此并不驚慌,甚至有種習以為常的感覺。

        這四十年來,呂府遭受類似的情況不下十余次,無論是呂家家人還是一眾下人,早已經坦然了。

        不過,坦然的表面下,卻是焦急。

        尤其是呂清竹,在經過爺爺奶奶的苦心勸說之后,不再魯莽行事,但此刻卻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一顆芳心都快被自己揉碎了。

        尤其是呂府內外此刻消息斷絕,讓人更加著急。

        平靜的表面下,內院書房中,呂老爺子卻在焦急的來回走動,一刻不曾停歇。

        呂老夫人早上送來的參茶,中午送來的飯菜,都一口未動,短短一天多時間,呂老爺子嘴上已經急出了一層火泡。

        雖然說呂府內外消息斷絕,但是呂家根深蒂固,呂老爺子屹立凰靈族這么多年,自然有不少私底下的消息來源。

        可是,知道了一些不清不楚的消息之后,呂老爺子卻是更加的著急。

        畢竟單是狄闊海也就是葉真爆露一事,還不至于讓呂老爺子急出心火。

        彩衣!

        傳來的小道消息中,言孫女彩衣已然從落凰峰逃出生天,凰靈女王已然帶造化神人去追捕,這才是讓呂老爺子急出心火坐立不安的原因。

        呂老爺子迫切的想知道更多的消息,但就是那些秘密渠道,對此也了解不多。

        “該不會重蹈四十年前的覆轍吧.......”越想越擔心,越想越著急,呂老爺子忽然間就愁苦無比的擔心起來。

        “爺爺放心,絕對不會重蹈四十年前的覆轍的!”

        一個聲音突然間憑空噢起,驚的呂老爺子差點沒跳起來,目光和神念如水銀泄地一樣掃向了四面八方,卻沒有發現聲音的來源和絲毫異常。

        下一剎那,就在呂老爺子的注視下,書房角落里的一盆富貴玉竹突然間就瘋狂滋生起來,短短一個呼吸間,這個竹子就自發的編織成了一個人形,看的呂老爺子白眉倒豎。

        饒是呂老爺子見多識廣,此刻也有些震驚。

        更讓呂老爺子震驚的是,看著這個竹影人形,呂老爺子竟然失聲驚呼起來,“你是......闊海?”

        驚呼間,呂老爺子第一時間在書房內又布下了重重靈力結界,警戒結界、靜音結界。

        “爺爺眼力不錯,看來小妖的手藝也不差。”葉真的聲音響起。

        “小妖?”

        呂老爺子一臉的疑惑,葉真的道宮內,小妖卻是極其傲嬌的輕哼了一聲。

        編織自己的父親大人的模樣,要是編不像,那算什么?

        時間緊迫,葉真與呂老爺子也沒多少時間啰嗦,就用最短的時間,將目前的情形給呂老爺子交待了一下。

        “什么,你說,彩衣是你救出來的?你怎么知道老夫要救彩衣的?你說你與彩衣關系非同一般,很早就認識了,那你和彩衣是什么關系?”呂老爺子開始連珠炮的發問。

        “爺爺,有件事很抱歉。我之前對你隱瞞了身份,其實十六年前,我和彩衣就在另一界結成了夫妻,只是彩衣被右賢王發現,留下了一塊七彩石,并言及彩衣的父母。

        彩衣思念父母心切,迫切的想知道她的身世,就動用七彩石回歸了凰靈界。

        而我,這些年一直在苦苦的尋找彩衣,好不容易混入了凰靈界,只是沒想到,這事情竟然這么巧......”葉真苦笑起來。

        葉真之前就做了好多準備,包括現在能夠借小妖之力在呂府內顯化分身,就是之前做的準備之一。

        原本,小妖留在這里的分身是葉真準備了結呂府關系首尾時要用的,現在,用途卻又不一樣了。

        “巧......”

        呂老爺子瞬息間就明白過來了,“你與彩衣是夫妻,那清竹......”

        下一剎那,呂老爺子張口結舌,說不出一句話啊。

        這事何止是巧,簡直是坑啊!

        “那清竹你打算怎么辦?”怔了半晌,呂老爺子才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葉真一臉的苦笑,這事,他是真不知道怎么辦。

        呂老爺子亦是愕然。

        “爺爺,彩衣的處境目前比較危險,有件事,想和爺爺商量一二。”葉真與呂清竹的關系,可不是一會就能夠扯明白的,此時只能先放下。

        “商量什么事,對了,你們現在就應該什么都不管,馬上離開!馬上離開凰靈界,走的越遠越好!”呂老爺子亦急道。

        聞言,葉真卻是苦笑起來,“爺爺,其實我都已經拿到黃花谷對外空間挪移大陣的控制玉符了,可是彩衣卻不愿意離開。”

        “什么,她不愿意離開?這么好的機會,她為什么不愿意離開?”呂老爺子急眼了。

        “我也不知道,她說她有不得已的苦衷,爺爺知道嗎?”葉真啰嗦這一句,其實就是想從呂老爺子這里,看看能不能知道彩衣的苦衷。

        “不得已的苦衷?”

        呂老爺子一呆,用奇怪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著葉真,突然間就莫名的問道,“聽說你在大周位高權重?”

        “權重談不上,爵位還算可以,麾下有兩郡封地,百萬大軍。”葉真說道。

        “百萬大軍?”呂老爺子顯然有些震驚。

        “真正的精銳......嗯,能夠擊敗凰靈禁衛的精銳,只有五十萬左右,其實普通軍卒要是湊一湊,湊個一兩百萬出來,也是可以的。”葉真說道。

        呂老爺子聞言徹底無語了。

        方才的百萬大軍,他是因為多才覺的震驚。

        沒想到,葉真湊一湊,竟然還能湊出一兩百萬大軍來。

        整個凰靈一族,才多少大軍?

        這不叫位高權重是什么?

        呂老爺子打量著葉真,老眼中精光閃爍不已,半晌,才緩緩點了點頭,“沒錯,彩衣若是不離開,確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到底是什么?”葉真急了。

        “這個,你還是親自去問彩衣吧。”

        呂老爺子的話,直接讓葉真無語,這老爺子怎么跟彩衣一個口吻啊。

        葉真知道,像呂老爺子這樣的鬼老精的家伙,想從他嘴里套話是不可能的,只能放下。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至少從方才呂老爺子的反應中,葉真大約判斷出,彩衣所謂的不得已的苦衷,跟他葉真可能有關。

        但具體是怎么回事,葉真卻又怎么也想不明白。

        無奈,葉真只能說起正事。

        “爺爺,彩衣不愿意離開,我也只能退而謀求其它,有件事,想請爺爺幫忙。”葉真說道。

        “說!”這一次,呂老爺子的非常的干脆。

        “我想給彩衣謀求一個在凰靈界內可以站得住腳、可以跟凰靈女王對抗的名義和位置,也想讓呂家擺脫目前的窘迫,但要達成這些,還需要凰靈族內部族人本身的支持,所以.......”葉真看向了呂老爺子。

        “這個.......彩衣想要在凰靈界內與凰靈女王對抗,恐怕很難做到吧?”

        “爺爺,若是彩衣已然進階六色元靈魂光呢?”葉真突地笑道。

        “什么?”呂老爺子猛地站起,“此言當真?”

        “當真!”

        “那么,此事便大有可為!”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北京pk记录 pk10开奖记录飞艇 山东群英会预测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11选五任五和值走势图 4399极速 周琦你这也赖我 河南11选5开奖 5星老时时杀号 上海选四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