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玄幻魔法 > 邪道修靈 > 第兩百七十六章 暗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兩百七十六章 暗水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哎?你在說什么呀,妹妹我聽不懂吖……”

        邱水月很是無奈的道,此時她的表情也很是呆萌,就像是白懿沁所說的話語她全然沒有在意一般。或許,也是因為她并沒有想到自己已經露出的破綻。即便是丁晴也同樣認為白懿沁這是在誆她,畢竟她也沒有從邱水月的身上察覺到什么不妥之處。“氣息?莫非邱水月身上這化靈八重境的靈力氣息有什么問題?可懿沁妹妹她不是已經沒有修為了么?若不是這個,那又是什么?”此刻,丁晴也是不明所以。

        丁晴如此,那邱水月似乎也同樣如此。她們皆然無法理解白懿沁剛才的話語深意,也因此,她們此時的神情也很是狐疑,兩女皆然望向了白懿沁,等待著她的解釋。

        這時,白懿沁也望著那邱水月淺淺一笑旋即輕語道“莫非,你自己也沒有發現么?”

        聞言邱水月的神情也更為古怪了,可她卻覺得白懿沁并不是單純的在誆她,而是已經真正的發現了什么。

        如此,她仔細尋思了剛才自己所說過的話語,卻無論如何也沒有尋到一絲會露出的破綻。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所說的話究竟又是什么……意思呢?”一念至此,這邱水月也收回了剛才那隨性的情緒,輾轉鄭重的望著白懿沁。因為,她也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方面露出了馬腳。看著她此時的模樣,丁晴自然也知道了她剛才撒了謊,可她卻也同樣不明白邱水月究竟遺漏了什么。

        這時,白懿沁輕輕睹了邱水月一眼便解釋道“你似乎并不是故意的忽視了那一點,換言之,因為你從來沒有想過來到這奪麟之地后會遇到那樣的事情,對吧?”然而,邱水月依舊選擇了沉默并未回語。而白懿沁看著她那模樣也便續道“你難道就沒有發現如今你的身上有著以往不曾擁有的氣息么?爾后,白懿沁又戲謔一笑,道”你說自己是獨行者,可你的身上為何卻會有著……其他人的味道?”

        “身為女子,出門在外攜帶著一定的清水是必然的。但那個量亦會有一個限度,而那個量也不太可能是可以供人經常洗沐的程度……”

        “我都說到這一點了,你還不明白么?”白懿沁紅唇微撇言道,而她此時的神情也很是不悅。

        似乎,是因為邱水月的事情從而令她忽然想起了一些不愿想起的事情。

        這時那邱水月的面色已經有些煞白,可丁晴卻還是一臉不解端即問道“懿沁妹妹,你說的究竟是什么呀,我怎么……聽不懂啊!”從邱水月的面色來看,丁晴自然知道白懿沁是說對了。可她百般思考卻也沒有得到令自己滿意的結論。如此,她只好直接問白懿沁了……

        聞言白懿沁的俏臉也忽然浮現了些許羞紅,她咬了咬牙才頗為不悅的道“晴姐姐,你還是處子,所以你的身上才沒有別人的味道。可我不是,而她邱水月也……同樣的不是。這么說,你明白了?”

        “處子,別人的味道?你是說……”

        丁晴聞言終于恍然大悟,雙目也仔細的望向了邱水月,可她卻依舊沒有發現白懿沁所說的什么味道。見她這般,白懿沁終于無奈道“那氣味很淡,再加上晴姐姐你又沒有見過,所以,你沒有發現也是一件極為正常的事情了。”爾后,白懿沁不顧丁晴呈現窘態的面孔又望向了邱水月,道“能告訴我,在來到這奪麟之地后你又與誰在一起了?你又是為什么和某個男子發生了關系?”

        爾后,白懿沁又踏出了一步語氣也忽然強勢了起來“能夠來到這奪麟之地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個性高傲的,又有誰會甘愿委身與一個相識不久的陌生人。換言之,這人一定與你關系匪淺。而你居然說自己是一位獨行者,你覺得這樣的話又有誰……會信?”

        “故意接近我們,卻又故意撒了謊,還隱瞞了自己有伴侶的事情,如此,想必那個人不太可能是你所愛的人。這樣的話,事情便很有趣了。究竟是誰強行奪走了你的身子又令你不愿言語?”

        “而你又是因為什么原因才會刻意的……接近我們這些同性?”

        “關于這些問題的答案,你能告訴我么?恩?”

        聽著白懿沁一再逼問的話語,邱水月的面色清晰的變的悲痛起來,而這時一旁的丁晴也恍然大悟似的道“強行奪走了她的身子,而她也不得不尋找同性結伴。這……豈不就是懿沁妹妹你先前說過的那人么?是那掠奪女子身軀且能吞并靈力修為的邪道修行者?”

        “不,不是他做的。”白懿沁頓了頓便道“如果是那人,他不可能沒有殺了她,因為邱水月她雖然優秀,但比起我終究還是有所不如。他留著我的性命就是想得到我的心,如此一來他自然不會再愚蠢的留下其他女人的性命。更何況,邱水月的修為依在,這樣看來就更不可能是他下的手了。可這樣同樣也便表明了掠奪女性靈力的邪道之人不止是一個人這么簡單。”

        “啊?你是說那樣的歹人還有?”丁晴聞言不禁大驚,嬌軀也難以自制的顫了數息。

        “對,其實采取雙修的方式從女性體內掠奪靈力并不難。但凡是一位天賦不弱的融靈境之人都有著這樣的本事,因為他們對靈力的感知與操控手段不弱。故而能夠進行這樣的事情也并不奇怪。”

        “畢竟,一個女性修行者身體最不設防的時候便是雙修之時。”

        這時,白懿沁面色一變輾轉便凝重地道“只要男方修為遠高于女方,便能在雙修之時大量掠奪對方的修行成果。畢竟,依靠自身汲取天地靈氣需要反復的加以淬煉,而從一位修行者的體內掠奪靈力便不需要這么復雜的過程。但,這畢竟只是小道,如果自身對修行一途沒有足夠的理解,那這樣快速的提升修為便會導致自身遠遠弱于那些長久修行的同階修行者。”

        “換言之,即便是那些融靈境之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們也不會采取此道。更何況,這樣做只會令大量修行者厭惡,從而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聽著白懿沁的話語,丁晴不禁疑惑道“融靈境之人才能做到,這便是說那人是……”

        白懿沁螓首輕點,道“對,一位化靈境之人再如何天才也不會擁有這種能力。換言之,這至少是一位升靈境高階的修行者,又或者說他其實是一位奪舍……重修的人。或許,后者的可能性會稍微大一些。畢竟,如今降臨此地的只是低等王朝中人。”

        “莫非,她是想故意的將那人引來,而作為那人鼎爐的女人便是……我們?”

        丁晴忽然道,此刻她望著邱水月的目光也逐漸怨毒了起來。

        被蕭笑拒絕,丁晴心中本就不好受。如果邱水月想讓她成為一位邪道修行者增長修為的鼎爐,她又豈會……不怒呢?

        “或許不是,如果那人是那么想,那他不太可能會讓邱水月離開他的身邊。畢竟,他自身去尋找目標總好過她去。從他刻意留下了邱水月的修為這一點來看,或許他的目的……”

        “你很聰明。”邱水月苦澀一笑打斷了白懿沁的話語,爾后她又遲疑了數息才輕嘆道“他的確是一位奪舍重修的人。這一點是他親自告訴我的,就這一點來說他并沒有要騙我的理由,雖然,他并不愛我。”邱水月無奈搖頭自嘲一笑,語氣也忽然沮喪了起來“他曾經有多大年紀我不清楚,但如今的他因為已經隕落過一次了,所以他的思想也比之以往有了一些轉變。”

        “曾經達到融靈境修為的他卻還是隕落了,而他如今的修為卻又是不如當年的。如此,他便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恐慌。”

        “當年的他沒有后人,所以他突發奇想,想要尋找一些自己眼緣不錯的異性幫他繁衍后代。”

        “也是因此,他才會找上了我……”

        聽著邱水月的解釋,丁晴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頭皮也發麻了起來。原來真相竟是如此?她即便有著化靈八重境的修為,卻在那人看來不過只是一個繁衍后人的生育道具么?一念至此,她也忽然將目光再次投向了邱水月……

        “他沒有對我進行任何恐嚇便放我離開了,因為他知道我還不想死。畢竟能夠活著,誰又愿意死去呢?所以,即便我真的懷有他的孩子了,也不可能將他抹去。因為,這樣做也會令我的身體出現極度的衰弱。據他所言,這場奪麟之戰短期之內不會結束,所以即便我懷有身孕了,也只能選擇留著他。直到戰爭結束,將他生下。”

        “至于之后要不要再留著他,便不是現在的我能……說得清楚的了。”

        邱水月自嘲一笑,小手也忽然摸了摸小腹。

        就如同她所說的話一般,無論生父是誰,那小家伙畢竟也是她的孩子。如此,她又豈能說得清楚自己會不會舍得將他……丟棄呢?

        。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竞彩足球奖金计算器 幸运快乐8开奖预测 河北时时怎么玩 捕鱼大亨单机版 可靠的极速赛车公众号 最新时时教程 筑志红中麻将安卓版 北京赛pk10 中福在线每人每天限购 秒速时时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