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稟告王爺,王妃爬墻了 > 779你這腦子抽什么風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779你這腦子抽什么風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這事還能由得他愿不愿意?更何況,小世子不笑的時候,眉頭一凝,不是還挺像咱們王爺的嘛,

        再說了,這阿離可是王爺從外邊帶回來的,從小在他身邊一點點長大,這小世子笑起來和阿離像不像,他不比別人誰心里都清楚呀。

        實不相瞞,昨個我還在王爺身邊嘀咕呢,說這小世子怎么笑起來,會和阿離這么相像呢?”

        “天哪,真的呀,嬸子你還真的敢當著王爺的面這么說呀。”聽到阿來娘竟不怕死的直接和司馬鋮本人都說了,可是怕云裳興奮壞了。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她,連忙接著向阿來娘再三打聽道,“好嬸嬸,快說快說,當時王爺是什么神情,那臉有沒有拉得比這盼哥兒的小床還要長?”

        阿來娘非常認真的回想了一下,“這倒是沒有,王爺只凝眉想了一會,叮囑我不要隨便在王妃和安嬤嬤面前提這事。”

        “然后呢?”云裳一臉八卦的問道。

        “然后就沒有了啊,王爺就起身去忙別的了。”阿來娘倒是回答的格外干脆。

        “天哪,就這么輕描淡寫的過去了,看樣子王爺心里也是認同你的這個說法的。”

        云裳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瞬間對阿離那張幼時的畫像起了十足的好奇心,遂又央求阿來娘道,

        “我的好嬸嬸,畫像到底在哪呢,你現在就帶我去看看唄,讓我也開開眼界,好好瞅瞅,這兩人到底長得有多像?我真的是好奇死了。”

        說完,怕阿來娘信不過自己,連忙舉著手,又是發誓,又是賭咒的

        “你放心,我看了之后就長在眼睛里,將這事爛在心里,絕對不會向阿沐,

        不,不僅是阿來,任何一個人我都不會透露分毫的。

        如果我嘴上沒有把門的,隨口說了出去,就讓我回頭嫁不出去,一輩子當老姑娘,哪怕是僥幸嫁了人,也讓我未來的相公嫌棄我,天天nuè dài我,一天三頓的打我,還冷落我,整夜在在外面眠花宿柳……”

        不料,云裳這廂咬著牙發完了毒誓,心里急的不行,人阿來娘卻完全不領情,朝著廂房看了看,毫不猶豫搖了搖頭,拒絕道,“現在可不行!

        我倒不是對你不放心,說實話你和白大少爺的事我是知曉的,這以后你們是要在一起過日子的兩口子,

        白大少爺和我們家力哥的關系,那也是出生入死,比親兄弟還要親的人,我既是相信他,自是也信得過你的。若非如此,今日這話,我定是提都不能在你面前提。

        只是我那放畫像的箱子,沒放在別處,就在安嬤嬤做針錢那廂房放著呢,

        現在讓你看,那安嬤嬤不也就等于知道了此事嗎?

        不行不行,王爺事后曉得了會和我翻臉的,

        這樣,你再等等,等哪天安嬤嬤和王妃出了門,不在的時候,我再翻出來讓你看……”

        “啊,天哪,怎么可以這么不湊巧,怎么您就放在那里了呢……”得知現在看不成,云裳自是失望極了。

        “哈哈哈……呵呵呵……”不料云裳這邊正傷著心,心情低落到了極點,不期然,另一邊坐在樹下的左沐竟和她做對似的,莫名的呵呵呵笑個不停。

        見左沐這樂得不能自己的樣子,沒能遂愿的云裳自是看著一百個不順眼,“什么情況?這丫頭瞎樂什么呢,總不能是看個信也看傻了吧?”

        “你趕緊去看看吧,你們姐妹今天還沒有說上話呢,正好咱們盼哥兒這會也該困了,我哄著他回去瞇一會去。”阿來娘自是向來腦子靈光,見云裳好不容易轉了心思,沒再纏著自己要看畫像,趕緊忙抱著盼兒起身回了屋。

        見阿來娘就這么撇下自己走了,云裳自是有些沒趣,閑來無事,遂就起了打趣左沐的心思。

        只見她撿起一根樹枝,躡走躡腳的從花叢后面繞過去,出其不意,一下跳出來,用樹枝直抵在左沐后心上,壓著嗓子威脅道,“不許喊,更不許回頭,從現在起務必一切按我的指令行事,否則我就一劍捅進去,直接要了你的小命。”

        云裳本以為自己刻意變了嗓子,又設計的這么周全,沒有絲毫漏洞,怎么著左沐也不會想到是自己,總該嚇上一大跳吧。

        不料她這威力十足的話剛說完,卻見左沐慢悠悠放下手中的信,很是無語的回頭瞟了她一眼,無奈道,“你這孩子今天腦子抽風了,好不焉的,這上演的是哪出呀?”

        “喂,你這什么情況?還我腦抽風……”見左沐這神情,云裳自是感覺又受到了一萬點傷害,拿起手中的棍子使勁往石桌上敲了敲,極為不滿意道,

        “有你這樣的嗎?就不能好好的配合一下我呀?

        再說了,我演的有那么差嗎?你是后腦勺長得有眼睛啊?怎么就能知道是我的呢?”

        左沐指了指云裳手中的棍子,更無語了,“我還用得著多長一雙眼睛呀,是你自己蠢好不好?

        你看看你手里這棍子,這么粗,也就你這種外行會用它來冒沖劍?

        這要真是一把劍這么大力的杵到我后心上,還用得著你威脅嗎?估計劍尖早就刺進我的心臟,人早就一命嗚呼了。

        再說了,你以為你剛才那動作做的有多隱蔽嗎?繞過一片花叢而已,一下弄出那么大的動靜,

        兩次都差點被石頭絆倒,這種蠢事我就是想破腦袋,世上也只有你能做出來了。

        哎喲我說,這得虧你還能做個美食,經營個鋪子,自力更生,養的活自己,這要是真讓你干個殺手什么的,估計都等不著咱姐妹倆碰面,你早就命歸西天了吧。”

        左沐雖然分析的頭頭是道,句句有理,但是云裳卻是被下了很大的面子,只見她將手中的棍子一扔,氣鼓鼓的往石凳上一坐,“不玩了,一點意思都沒有,哼,就知道你身上有功夫,定是看不上我這白丁。”

        “哪有姑奶奶,現在誰敢看不上你呀,我這天天的可還喝著你煲的湯呢,現在你把我這胃給養的這么嬌氣,你要是摞了挑子不干,我得遭多大罪啊,”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德国飞艇计划 一分赛车计划网 .老时时 浙ll选5 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 黑龙江时时500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今晚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福彩北京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