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個有錢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何遠=死肥宅?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何遠=死肥宅?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成都也有一家muse,位于武侯區,鷺島國際附近。

        至于何遠為什么會知道……因為他和鵬鵬當初就住這附近。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他們兩個剛畢業,身無幾分錢的窮人,是怎么有勇氣住在這個花花世界附近的。

        別的不說,每次晚上何遠和鵬鵬路過鷺島附近的時候,看著那外面停著的一輛輛價值百萬的豪車,都能給他們帶來巨大的沖擊。

        這種沖擊大到什么程度呢,以至于何遠后來去北京的時候,看到軟件園區里停著的車子時,第一個反應是——咦,這北京好像也沒印象中的那么有錢嘛,至少這車子還比不過鷺島外面停著的豪車。

        人啊,多見識下還是沒壞處的,至少遇到些事情,不至于一驚一乍。

        不過何遠他們并不是去夜場的,雖然內心里,何遠也想去見識一下,聽老司機說,這里面……算了,都是聽說的,做不得真。

        因為這邊有一些做夜場的,夜生活比較豐富,同樣,周圍的吃的也很多。何遠他們到的時候,路上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和車輛,尤其是那車子,一輛接一輛的,全都堵在路口,轉個彎都很困難。

        街道兩旁都是吃的,這大晚上的,還有一些客人在等位。何遠帶著兩人順著街道過去,看到一家人比較多的店,就問一下她們要不要進去,至于他自己……目光則是被街上的小姐姐給吸引住了。

        這剛過完年,成都的氣溫有所回升,連著出了好幾天太陽,連帶著這街上的姑娘們,衣服也越穿越少,一個個露著水蛇腰,大長腿,走路都帶著一股香風。

        田蕊注意到何遠不老實的在那里亂瞄,伸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擰了一下:“眼珠子往哪兒看呢。”

        何遠吃痛,忍不住抖了一下,縮回胳膊。

        他揉了揉被田蕊捏過的地方,小聲道:“沒,沒,你們選好了嗎,趕緊兒吃了回去,明天還要趕路呢。”

        “沒什么想吃的,算了,吃個串串吧。”兩個女生商量了一下,最后決定吃麻辣燙。

        何遠一聽,也沒什么意見。

        算起來,他也好久沒吃過麻辣燙了。

        老家那邊不是沒有這玩意兒,主要是吃的人也不是很多。

        就好像外地人總覺得,四川人天天都在吃火鍋一樣,鬼知道何遠他們在家,一個月里都不見得會去吃一次。

        三個人找了一家看起來人比較多的店進去,然后兩個女生去拿菜,何遠沒有忌口,也不會選菜,他就坐在那里刷手機。

        期間,不時有一些打扮的花枝張展的小姐姐進來,吸引了何遠的目光。不得不說,這附近不愧是娛樂場所,小姐姐的質量都挺高的,尤其是這衣服穿的……嘖。

        很快,田蕊和唐朵朵就拿著盤子回來,里面都裝著選好的菜。

        服務員過來把鍋底放上,將火一開,然后繼續去其他地方忙活了。

        何遠將手機放到一邊,開始幫她們整理東西。

        兩個女生坐下來,一邊打開王老吉喝著,一邊在那里下菜。

        何遠突然用胳膊肘抵了一下田蕊,田蕊抬起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沒什么,你看那邊,有幾個人一直在看你們。”何遠附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

        田蕊順著何遠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看到有幾個人一直在往這邊瞅。注意到田蕊的目光,那幾個人連忙把視線收回去,在那里喝酒吃菜,大聲的說著什么。

        “看錯了吧,我又不認識他們。”田蕊小臉上一臉不解。

        何遠笑笑,沒繼續這個話題。

        不止是那幾個人,店里有好多人都在看她們……主要是男人。

        一部分人的視線落在田蕊身上,一部分人的視線落在唐朵朵身上。

        這么一看,其他人跟何遠比起來,也沒什么區別。

        天下男人果然都一個樣。

        三人一邊吃著,一邊在那里聊天。

        一開始,田蕊還在和何遠在那里聊著小破球,不過聊著聊著,發現唐朵朵完全參與不進來,她索性丟掉何遠,和唐朵朵在那里聊起了小女生的東西。

        比如明天去三亞之后要去哪里玩啊,有什么景點啊,要吃什么小吃啊,那里的水果怎么樣啊,海鮮市場如何啊,諸如之類的。

        何遠在一旁聽著,也沒參與進去。

        田蕊對這次旅游,爆發出了百分之兩百的熱情。

        只用了半夜的時間,就把他們要去哪里玩,路線怎樣的,該怎么轉車,有什么景點,去哪里吃飯,當地的特色是什么,哪里的土特產好吃,價格便宜還實惠。

        以至于何遠第二天接到她們的時候,田蕊臉上還掛著兩個黑眼圈。

        吃完飯后,三人回到酒店。

        唐朵朵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田蕊也跟了過去。

        何遠愣了一下,反射性的拉住她,一把將她拖到身邊:“你要去哪兒啊?”

        “去休息啊?”田蕊眨巴眨巴眼睛,一臉“天真”的看著何遠。

        “要休息你跟著朵朵干嘛,要zào fǎn啊。”何遠白了田蕊一眼。

        “那你意思是……”田蕊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縫。

        “走走走,去睡覺,明天還要起個大早呢。”何遠拉著田蕊,直接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這就是他不喜歡出門的原因。

        每次出門都要計算好時間,要趕高鐵,趕飛機,還要擔心路上會堵車,至少得提前半小時,到一小時出門。

        因為腦子里有事情,晚上也睡不好,特別容易失眠。何遠以前就經常擔心自己忘記了什么東西,比如鬧鐘沒定,或者定了沒響,響了自己沒聽到,又或者身份證沒帶,又或者……

        總之腦子里想的太多之后,直接導致何遠要凌晨六七點才能迷迷糊糊睡一會兒,結果不到一兩個小時,就得從床上爬起來,迅速的洗漱之后,擰著東西就出門了。

        有時候明明定的是八點鐘的鬧鐘,結果一醒來,都已經八點半了,連洗漱都來不及,衣服一套,就匆匆忙忙的走了,等到地鐵上之后,又開始懷疑,自己走的這么匆忙,會不會又忘記了什么……

        “別啊,朵朵還在呢,多不好。”田蕊一把打點何遠的豬蹄。

        “她在就在啊,這有什么的,以前她不也是自己睡。”何遠道。

        “不行,不好。”田蕊說道,“我跟朵朵睡一屋,你今天自個兒睡。乖,別生氣了,給你個親親。”

        田蕊說著,踮起腳尖,在何遠額頭上問了一下。

        在何遠發呆的時候,田蕊朝著他“嘿嘿”一笑,然后跟唐朵朵打了個招呼,跑過去牽著她的手,一起回房間了。

        何遠:“……”

        這特么都什么事兒啊!

        以前何遠還擔心,田蕊和唐朵朵兩人相處不下去。

        現在兩人相處的十分融洽,反倒是何遠成了多余的那一個。

        何遠連著吸了好幾口氣,在心里對自己說,不要生氣,不要生氣,人家相處的這么愉快,你應該感到高興才是。

        但當他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身旁空蕩蕩的,只有個枕頭的時候……mB,還是感覺好氣啊!

        睡覺!

        何遠將枕頭抱在胸前,將被子蓋在頭上,側著身子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何遠就睜開了眼睛。

        盯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兒呆,剛一扭頭,手機鬧鐘就響了起來。

        何遠揉著頭發,從床上坐起來,他點了一支煙,給田蕊發了條短信。

        “起來了嗎?”

        消息發過去,沒有回復。

        過了一會兒,田蕊的消息才發了過來。

        “起來了,正在洗漱呢,一會兒下去吃飯。”

        田蕊她們洗漱的時間,何遠可是見識過的。

        因此他不慌不忙的抽完煙,然后下了床,去浴室里沖了個澡。

        洗完澡后,何遠對著鏡子吹頭發。吹著吹著,他的動作突然慢了下來。看著自己又長長的頭發,何遠微微皺起了眉頭。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越來越不注重自己的外形了。

        記得剛工作那幾年,何遠每年都會去理發店燙一下頭發。

        當初何遠住的離公司比較遠,晚上睡的又特別晚,經常導致早上起來來不及洗頭發,跑去公司的時候頭發亂糟糟的,特別難看。

        何遠覺得,在職場上,擁有一個干凈的外表,能夠提升別人對自己的好感度。去燙個頭發,早上來不及的時候,隨便梳理一下,雖然看上去也很亂,但總比沒燙過之前要好——何遠的頭發特別軟,又比較稀疏,每次熬夜之后,頭發油油的,就像掛了一副水面在頭頂上一樣。

        后來住的理公司近了一點,時間稍微多了一點,何遠還有閑心去買發蠟,買那種啫喱水。每次洗完頭后,先用發蠟把頭發抓一下,再打上啫喱水定型。

        除此之外,何遠還會去買面膜,買那種清洗套裝,洗面奶,爽膚水,去黑頭的,去疤痕的……把自己打扮的跟個精致的小男生一樣。

        不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何遠莫名其妙的就丟了這些東西。

        早上除了依舊會用洗面奶洗臉之外,什么爽膚水啊,不抹了;面膜啊,不敷了;去黑頭的,也不用了;身上的衣服,也不那么在意了,能穿就行;至于什么體重啊,身材啊,更是直接就沒有管理了。

        經常頂著一頭雞窩一樣的頭發,睡眼稀松的就出門了。

        給自己的理由也很簡單,這么忙,哪兒有時間折騰那些。

        聽上去是個挺不錯的理由。

        忙嘛,哪兒有時間把自己打理的那么精致。

        有那個時間去打理自己,不如把時間都花在工作上。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自從自己生活上變得懶散之后,事業上也開始一再遭遇瓶頸。

        以前何遠對著鏡子,看著自己變得發福的身材,看著以前買來的牛仔褲,都漸漸穿不下去的時候,腦子里也會閃過這樣的念頭。

        但每當他想到這些事情,何遠都會嚇了一跳。

        臥槽,太可怕了,趕緊兒抽支煙,冷靜冷靜。

        然后就把這個問題給扔到爪哇國了。

        回來之后,何遠雖然也在健身,也在恢復。

        但……怎么說呢,和田蕊在一起之后,何遠再一次對自己進行了放松管理。

        反正現在房子也有了,車子也有了,媳婦兒也有了,就不用那么折騰自己了。

        以至于何遠的體重雖然有所下降,但距離自己的預期,依舊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再加上這一陣子過年,何遠在老家到處跑,跟著蹭了不少飯,體重又有了反超的趨勢。

        以前在家的時候還沒在意,但突然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對著一面巨大的鏡子,何遠突然再一次想起這個問題——自己,是不是對自己,太過放任了?

        以前因為剛入行,沒有背景,沒有經驗,沒有工資,也沒有女朋友,所以何遠只能收拾自己,盡力用最好的自己,來迎接每一個機會。

        但之后他漸漸有了這些東西,所以何遠就懶了,就倦怠了。

        當你對生活開始敷衍的時候,生活同樣也開始敷衍你。

        何遠看著鏡子,不知不覺中陷入了沉思。

        吹風機還在那里呼啦呼啦的吹著,把何遠頭皮都燙著了。

        何遠反應過來后,連忙將吹風機給關掉。看著被吹的像枯草一樣,一根根立起來的頭發,何遠用手接了點水,將頭發摁了下去。

        從浴室里出來,何遠一邊換衣服,一邊在思考剛才想到的那個事兒。

        一直到田蕊她們準備好了,擰著行李出來,跟何遠一起去吃飯的時候,他腦子里還裝著這個事情,以至于有些神不守舍,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田蕊注意到何遠有些不對勁兒,偷偷的用手肘抵了一下他,“不會還在因為昨晚的事情生氣吧?”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小心的看了一眼唐朵朵,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何遠被這一打岔,抬起頭來,神情有些迷茫:“啊?”

        “哎呀,你一個大男人,怎么這么小氣,不就是昨晚沒陪你嘛,至于嗎。”田蕊用手指在那里戳何遠的腰肢,一張小臉快皺成一團了。

        “你在說什么啊。”何遠一臉哭笑不得,一邊盡力去躲避田蕊的手指。

        他身體很敏感的,被人稍微碰一下,就癢的不要不要的。

        “這不是朵朵跟著一起嗎,要是我去你房間,回頭她怎么看我。”田蕊一邊說著,一邊偷看了眼唐朵朵。過一會兒,她才緊咬嘴皮,仿佛下了某種決心,小聲說道,“大不了,大不了今晚等她睡著之后,我偷偷去你房間……”

        何遠一聽這話,頓時來了精神。

        今晚來自己房間,這情況,有點……

        不行不行,不能這么想,何遠可還沒忘記上一次的事情。

        再說了,現在兩人的關系都已經到這個份上了,何遠也不急了。指不定今年他們就結婚了,到時候等到新婚之夜再解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

        反正何遠該經歷過的都經歷過了,又不是小chù nán,穩的很。

        “不是那個,我是在想另一件事兒。”何遠穩定了下情緒,當自己在思考的東西告訴田蕊。

        “你說這個啊。”田蕊眨巴眨巴眼睛,一臉嫌棄。

        “這有什么好糾結的,人都是第一眼的生物,你外形變難看了,別人開始嫌棄,不是很正常的事兒嗎?”

        “這很正常嗎?”何遠撓了撓頭。

        畢竟他對自己的外形疏于管理,也就是這兩年的事兒。

        從小到大,身邊的人對于何遠的評價,都是“帥氣”,“清秀”,“文靜”。

        雖然猛地一聽,總感覺這些形容詞,好像都是用來形容女生的。但至少說明,何遠的外形并不算丑,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再加上何遠那個時候,坐的位置也不一樣了,哪怕別人對他的外形有所非議,也不會當著他的面吐槽。頂多就是相熟的朋友來一句,你怎么跟以前不一樣了。

        “所以你覺得,外形是會對自己的生活有影響的嗎?”何遠問道。

        其實他心里已經有了答案,不過他希望從別人口中得到這個答案。

        “那肯定啊。”田蕊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有個事兒我記得特別清楚,以前我不是胖嗎,那時候在學校食堂里吃飯,我去打飯的話,打的飯都要比別人少點。我室友去打飯,同樣的東西,人家的數量是我的兩倍。”田蕊道。

        “還有這種事兒?”何遠有些驚訝,他雖然有想過,外表的優劣,可能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一些好處或者是麻煩,但是從來沒想過會表現的這么明顯。畢竟在他生活的那個圈子里,很少出現這種帶有明顯歧視的行為。

        “還有還有啊,以前上學那會兒,大家不都喜歡過那種洋節嗎,比如什么情人節啊,圣誕節之類的。然后那個時候呢,班上的男生都會準備一些禮物,什么賀卡啊,花啊之類的,然后在班上送。基本上,單反瘦一點的女生,都會收到禮物,而像我這樣的,基本上什么都沒有。”田蕊一邊說著,一邊聳聳肩,“從那以后,我就確定了,這人啊,嘴上說著不看外表,看心靈的,這種雞湯聽聽就行了。就算是注重心靈美,那至少你的外表也要過關,如果連第一眼都看不下去,哪兒有心思跟你探討什么心靈美,都是扯犢子。”

        “這個我信。”何遠笑了。

        何遠以前的時候,身邊也有不少單身的朋友,一直在說自己單身的原因,是因為找不到一個心靈契合的人……

        可拉倒吧。

        真要想結束單身,那還不簡單。

        這世界那么多剩男剩女,隨便湊湊,還不能一起過了?

        單身的原因,無非是你看得上的,看不上你;看得上你的,你看不上。說白了,那還不是看臉嗎。

        何遠就不信了,要是一個長得跟劉亦菲一樣的女生,跑來跟你說要跟你談戀愛,你還會去糾結她跟你合不合得來,是不是心靈美?

        都是扯犢子。

        所以何遠單身的時候,從來不說自己是因為什么性格原因。他單身就只有一個理由——窮。

        我想要的都很貴。

        我努力就是因為想得到我想要的,而不是隨便選一個人用來湊合。

        “其實你也不是很差啦,我見過那種真的長得不行,又很邋遢的男生。那種男生真的是……誒,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好,用網上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死肥宅,又肥又宅,偏偏還不收拾自己,說話做事也沒什么情商,要不懟人要不跪舔。這種人啊,一般只有眼瞎的女人才會看得上,稍微有底氣一點的女的,都恨不得離他們遠遠地,省的把自己的檔次也跟拉低了。”田蕊道。

        說實話,要是放在以前,何遠覺得田蕊這句話說出來挺傷人的。

        不過何遠跟田蕊接觸這么久,也知道她是什么性子,于其說是歧視,不如說她是怒其不爭。

        就好像何遠在職場的時候,看著那種家庭條件不太好,自身工作能力也有所欠缺的人,總是下意識的想拉一把。

        沒什么特殊原因,就因為他也是這么一路走過來的。

        不過事實證明,大多數的人,你真的拉不起來。

        打個比方,如果何遠沒錢的話,他第一個想法是,該怎么掙錢。如果努力工作可以掙錢的話,那么該如何提高自己的業績,如果不行的話,自己是不是需要積累點什么,等能力提高了,再考慮跳槽。

        而那些人的想法呢……我該怎么混日子,盡量少做事兒,多蹭一下公司福利,混吃等死,領導還不能開除我。

        而田蕊呢,就是因為她自己胖過,所以見到那些胖的人,不想著減肥,不想著努力提高自己,成天就埋怨這個世界對他們這群胖子不友好,歧視他們,一邊吃著漢堡,喝著可樂,在網上撩那些小姐姐小哥哥,順便在直播網站上大肆撒錢,就為了聽別人一句嬌滴滴的“謝謝哥哥”……嗯,扔的錢還不是自己的,可能是父母的,也有可能是找朋友借的。

        現在網上有一些毒雞湯。

        比如“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會很爽。”

        但人家沒說的是,人家不努力,回家可以繼承十幾套房子,每個月光房租就是十幾萬。

        而有些人不努力,只能回家跟父母擠在四五十平的小房間里,啃著父母一個月一兩千的養老金。

        這世界最可悲的,不是努力后,依舊遭遇巨大的失望。

        而是你明明都已經跌落谷底了,卻還繼續過著混吃等死的生活。

        甚至連拼一把的念頭都生不起來。

        “話說這么說,不過你把我跟死肥宅拉一起比較,總覺得我是差到了一定地步了呢。”何遠摸著鼻子,一臉苦笑的說道。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2013qq捕鱼大亨辅助 快速赛记录 m 2018大乐透开奖全年表 极速时时是官方的吗 赛车pk10稳赢技巧 凤凰老品牌彩票 nw新世界棋牌app 网投玩极速赛车真假 赛车pk拾买法技巧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