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恐怖懸疑 > 鬼術大宗師 > 第四百五十六章黃龍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四百五十六章黃龍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心里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的時候,陳凡去旁邊給兩位先賢上了香。

        這香,是給袁天罡上的,雖然正史上從沒有記載過袁天罡與紅燭鬼門有任何瓜葛,但是,在鬼符經里列舉著的28位先師里,的確有這么一位。

        算起來,陳凡手里的《鬼符經》里的內容,有相當一部分都是這類先師增補的,飲水思源,見了面,他自然是要恭敬一番的。

        陳凡在這里焚香叩拜,很是虔誠,屋后頭,卻有人咳嗽一身,“無量天尊——”

        陳凡一聽這話,頓時明白過來,甭問啊,這里頭出來的,定然是個道長。

        他趕緊起身,抬頭,抬眼間看見一個穿著道袍留著山羊胡兒的中年道長給人從里頭推了出來,這人頭頂道冠,身穿道袍,渾身上下都是正兒八經的道士打扮,看起來,頗有幾分風姿。

        他身后推輪椅的,是個小童,小童后面,劉吉點頭哈腰,正給道士扇風。

        那倒是瞇著眼睛,似睡非睡,看起來倒是一副高人做派。

        他撇著大嘴一歪脖子,睜開一只小眼睛看陳凡,“是哪位,請貧道……”

        “臥槽!”

        道士話剛說到一半,身子一哆嗦,差點兒從輪椅上折下去。

        他慌忙一欠身,“臥槽!咋,咋是你呢?”

        陳凡微皺眉,上下打量,直看了好半天才怪叫一聲,露出十分無語的表情!

        這特么誰呀?

        這不黃龍道長嗎?

        “誒喲,怎么是你呀?”

        陳凡跟他也算認識,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黃龍道長更顯尷尬,咧著大嘴老半天,才擺擺手有氣無力地說,“別在這兒說,別在這兒說!咱屋里說!”

        陳凡跟劉吉對視一眼,訕訕一笑。

        劉吉不知道陳凡與黃龍道長還認識,當即有些蒙逼,“誒,你倆咋認識的呢?”

        “說來話長。”

        陳凡的聳聳肩,跟著黃龍道長的輪椅進了屋。

        二人分賓主落座,黃龍給陳凡倒茶,雖然他腿腳不方便,但氣色不錯,看起來不怎么有問題。

        陳凡拿起茶杯與他寒暄了幾句,不由得有些好奇,“黃道長近來可好?很長時間沒在電視上看到你了!”

        “別提上電視的事兒了,提起來我就鬧心!”

        黃龍道長擺擺手,靠在輪椅上擺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當初我就是想不開,想出名想瘋了!要不是鬼迷心竅做出錯事,也不至于落到這步田地!誒,說多了都是眼淚,我現在真是后悔死了!”

        “話也不能這么說,時也命也運也,最開始的時候誰也沒想到會鬧成今天這樣!機會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均等的,看只看你能不能抓住了,拿穩了!不過說起當nián de shì兒,我還有個疑問。”

        陳凡微微欠身,皺眉道:“你當時是怎么想到那只尸煞會出現在那個位置的?那么多人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就你一下算準了!莫不是你還真有袁天罡的本事,懂得卜算的法門?”

        “嗨!我要真有那能耐,我還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嗎?我是讓同行算計了!”

        黃龍臉抽抽著,看起來可是老鬧心了,他抬起一只手,對陳凡說,“當著明人不說暗話,老弟你也是有大神通的人,你應該知道,卜算的法門雖然玄妙,卻也禁忌極多,不是說你算得準就一定看得準,拿我來說吧,當時我確實算出了尸煞所在的大體方位,至于她具體在哪兒,那也是兩眼一抓瞎,說不清楚!倒是有人跟我說,出事的地方陰氣彌漫,似有不通尋常之物出沒,我一尋思,既然人家都這么說了,不如去看看,就這么的,我大老遠地跑過去,瞧了一眼!為了節目效果,還特意找了個人冒充尸煞,在里頭等著,誰成想人要倒霉喝涼水都塞牙,我這兒剛到,那邊就出事了!說來慚愧呀,我跟著師傅他老人家走南闖北那么久,也算有些見識,可遇上那玩意兒,還是抵擋不住,慚愧,慚愧!”

        黃龍真人一個勁兒地擺手,看起來頗有些愧疚。

        陳凡憨笑,“您要這么說,倒也過了,那尸煞是個什么情況你我都清楚,其實以她的道行本事來說,即便是有些道行的行家里手也要謹慎對待,更何況她突然竄出來,把大家弄了個措手不及,我認為如此情形換成誰都沒有辦法,您也不用耿耿于懷,著急上火。”

        “話是這么說,但每次想起來,貧道都覺得心里慚愧呀!”

        黃龍道長頗有些自責地端著茶杯,“大家都是練法的,對個中門道,自然最是了解不過,那次的事情說是意外,卻也不是意外,你我都明白,歸根到底一句話,還是貧道的道行不夠,慚愧,慚愧,真是慚愧!”

        陳凡看他說得還算真誠,點點頭,笑了出來,“您能這樣說,已經叫人很是敬佩,我從離開家出門在外開始,也算見過一些聲名赫赫的厲害人物,可這些大師啊,道長啊,和尚法師什么的,都多一半都是神棍,騙子,沒什么本事。剩下的一小半兒雖然有些能耐,也大多是些敝帚自珍,夜郎自大的類型,敢在晚輩面前直言不足,不去刻意遮羞的人物,在我這里,您是第一個。”

        黃龍道長看得出陳凡是真心實意地在夸他,卻也高興不起來,他有點尷尬地笑了笑,沒說話。

        “其實我這次來,是劉吉介紹的,劉吉說您是一個有大本事的人,能從陰司把人提上來,正好我有一個故人在前不久死去了,她的魂魄被押走了,我沒法找他,您看你能不能行個方便,幫我將她叫上來?”

        黃龍道長正端著茶杯喝水,一聽這話,噗一下把嘴里的茶水噴出來,明知事態,他有趕緊擦了擦,“你的朋友,被押入陰司?凈鬧呢,押入陰司的人怎么可能請得上來?那是神仙才能做的事!”

        陳凡大失所望,一臉不屑地斜著眼睛,看劉吉。

        劉吉給陳凡看得臉熱,慌忙上錢,“誒呀我靠,老哥你不說沒問題的嗎?上次那個誰來找你幫忙,我看你輕輕松松就解決了,沒那么多麻煩呀!”

        黃龍真人老臉一紅,“嗨,那,那不都是騙人的把戲嗎?唬唬外行還行,可這位老弟是什么人物?比我的本事還大著好大一塊兒呢!我在他面前裝那個,那不是班門弄斧嗎?”

        劉吉歪著嘴,眼睛瞪老大,“不是,合著你那會兒都是跟我吹牛逼呢啊!?合著你根本就沒那個能耐啊!?我靠!”

        “話不能這么說,怎么叫吹牛逼呢?怎么叫沒那個能耐呢?其實通鬼神的本事老哥我一直都有,但這一次情況特殊,我無能為力罷了!”黃龍道長說著,嘿嘿笑,“陳凡兄弟,我這樣跟你說吧,你要是想從陰司找人與你相見,需要一位正兒八經的大人物出面才行,而如今這年月,能出現在這個位面的高人,一共也就那么十幾二十個!不巧的是,咱這方圓幾百里,好像沒有!你要是非見不可的話,我給你推薦一人,據此三百二十里,有一個道觀,叫玉真宮,玉真宮里有一個神仙一樣的人物,叫陸伯陽,要說這人那本事,那真是沒話好形容,你這點兒事兒要是拿到他那兒,那都不算什么!不過,人家地位甚高,眼界也高,一般人在人家面前那是入不了法眼的!你要是真心很惦記這事兒,我勸你去看看!”

        “陸伯陽?”陳凡聽這名字聽得耳熟,微微皺眉,“陸伯陽?我好像從哪兒聽說過這個名字呢?”

        “那不奇怪!陸伯陽這兩年名聲大噪,絕對是圈子里的知名人物!或許與人閑聊的時候,經人提起過吧!”黃龍道長也沒多想,齜著大牙在一邊打哈哈。

        陳凡皺眉,卻沒說話,他總覺得這名字有點熟,又似乎不像是聽誰過的名家大咖,仔細想仔細想想了半天,猛地想了起來!

        他臉色微變,微微欠身,“老哥,你說的那個陸伯陽,年紀多大?長啥樣兒?!”

        “他年紀不大,四十來歲,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濃眉大眼的,高鼻梁薄嘴唇,長得很帥,有點像,像那個……像那個郭富城!對,有點像他!”

        陳凡點點頭,給吳瓊打了個電話,“幫我訂張機票!今天晚上,我要去tj走一趟!對!tj!”

        陳凡掛了電話,把手機放在桌子上,黃龍道長看陳凡有點不對勁,很小心地問,“兄弟!說去就去呀?我可不保證那個人會見你!陸伯陽那是什么級別的人物?有人說他是星宿下凡,神仙轉世,這樣的人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他應該會見我一面的。”陳凡說著,胸有成竹地看著黃龍道長,“我當然沒有這么大面子,但我覺得,就算是看在我爺爺的面子上,這一面,也見得!”

        “你爺爺?”黃龍道長更是不解,“你爺爺跟陸伯陽什么關系?”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十三水怎么打才能赢 传奇电子大奖截图 六场半全场胜负 排列五4000期 四肖期期准资料准四 牛牛棋牌赢钱 体彩江西Ⅱ选5走势图 吉林11选5走势图号码 超极大乐透最近200期走势图 球探推荐app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