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軍事科幻 > 劍神在星際 > 第六百八十章 來真章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六百八十章 來真章的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說是準備,可現實是沒有給他們半點準備的時間,新生們就這么被帶到了戰艦面前,又規規矩矩的一個個登了上去。

        直到在戰艦內坐穩,少年們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尤其是看到同樣一臉茫然的二年級生后更懵了。

        教官一走,學生們頓時就忍不住交流起來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這是要帶咱們去哪?!”

        “臥槽,不好的預感要成真了,我特么居然就這么上了戰艦,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怎么辦!”

        “別慌,教官們心里有數,總不能將咱們丟到太危險的地方去。”

        “不慌……不慌個鳥哦!你到底知不知道古一的教官有多兇殘,而且聽說新生集訓都是有傷亡率的!”

        “……”

        新生們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

        “別嚇唬人為,這還沒開始呢就先慫了像什么樣子。”

        “對,不管是什么挑戰我們都不能送,再不濟還有風久弟弟在呢,怕什么!”

        眾人看了眼風久,頓時安全感倍增,許多人甚至對著她的方向挪了挪。

        鐘安安嘴角一抽,但也不承認風久確實像個定海神針,他們解決不了的困難他都能解決,他搞不定的那他們也沒必要掙扎了。

        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來的不止他們機甲戰斗系的學生,其他分開訓練的機甲院系學員幾乎都到齊了!

        古一財大氣粗,他們乘坐的是一艘五級戰艦,能坐得下幾萬人,只是載乘他們兩屆學生毫無壓力。

        不過幾天時間不見,大家似乎都有了可見的變化,童臨遙遙的看到風久,頓時對他揮了揮手,卻并沒有過來。

        軍校生算是半個軍人,雖然沒有部隊里那么嚴謹的紀律,卻也不能隨隨便便的跟鬧事場似的。

        風久左邊坐著余飛揚,右邊是邱澤。

        兩人的個頭都不低,風久夾在他們中間就更顯得嬌小了。

        “噗。”

        突然人群里穿來一聲嗤笑,本來聲音不大是不那么好辨認的,但偏偏軍校生們都耳聰目明,瞬間就辨別出聲音來處,頓時機甲戰斗系的幾百雙視線都“唰”的射了過去。

        發現目光都凝聚在這里身上,原本沒當回事的康默面色漸漸不太好了。

        “你們都看著我干什么呀?”

        他不問還好,這一開口,眾人頓時就冷笑連連。

        “什么原因你自己不清楚嗎?”

        “對了,我記得你,當時童臨弟弟的身份好像就是你傳出去的,你這人有點問題啊!”

        “我說你剛才是笑啥呢,我們長的這么好笑嗎,讓你這么忍俊不禁。”

        康默完全沒想到眾人是這個反應,頓時有點傻眼。

        風久就坐在那,半句話沒說,甚至連個眼神都沒丟給他,居然就有這么多人站出來幫他說話?!

        康默完全不明白,這人除了厲害點還有什么可取之處,不過才一同訓練了幾天就被機甲戰斗系的學員這么維護。

        就連余飛揚都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不知所謂。”

        康默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

        其他離得遠的軍校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感受到他們這邊詭異的氣氛也不由看過來。

        童臨本就與康默的關系不怎么樣,平時在機甲制造系當面一套背后一套也就算了,他可以不理會,如今居然連他家弟弟都敢招惹,那就是欠收拾了。

        “想比什么直說,隨時奉陪,少陰陽怪氣的。”

        少年看他的目光很冷,康默毫不懷疑這要是換個地方對方會直接沖上來揍人。

        “你們這是要干嘛?”康默也被氣笑了“我怎么你們了,一個個這個模樣,難不成還不準說話了!”

        “你別把大家當傻子。”邱澤嗤道“你越說越顯得你沒品。”

        眼見著越來越多的人看過來,就連二年級的學長都被引了注意力,康默知道這么吵下去對他沒好處,只能咬牙忍了,但表情依舊不好。

        但表面上這事過了,童臨卻暗中記了一筆,就這么個玩意兒放在眼前果然是鬧心。

        許絮也看了他一眼,眸光微閃。

        另一邊,見聞天頻頻的往一年級方向看了好幾眼,程飛知趣的去打探了消息,回來的時候面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穆硯問。

        “機甲制造系里有個新生對小朋友不太友好。”

        他這么一說,聞天頓時就想起來了,當時他送童臨去宿舍的時候就聽他舍友提過一嘴,好像是有個叫什么的人對少年抱著不太好的想法。

        而風久跟童臨關系這么近,對方會因此遷怒風久也就不奇怪了。

        “哈?”樂凱驚奇道“誰這么想不開?”

        但是機甲制造系……

        這還真是個微妙的系啊。

        因為穆硯的天賦,他們跟童家的關系就一直不太好,如今對方去了皇家,再填上童臨這邊的因素,他們之間還真是一筆爛賬,總之就是非常有競爭的對手了。

        跟童臨過不去的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屬意那邊的人。

        其實這也沒什么,畢竟高手都值得人崇拜,機甲制造系的學生以童子昊為目標的不在少數,皇家想追趕聞天的人同樣多。

        但你為此努力沒錯,拿出來搞事就讓人煩了。

        之前童臨都身份傳的沸沸揚揚,他們就知道沒那么簡單,畢竟連他們都是后來才知道的消息,沒可能是風久跟少年自己傳出去的。

        大家都是彼此的戰友,突然出現這么個人,讓軍校生們都有點膈應。

        “什么樣再觀察看看,要是還耍小心思,那趁早走人。”程飛撇嘴道“我們古一可留不下心思歹毒的人。”

        說起這個,眾人就不期然的又想起了韓皮,頓時又是一陣惡心。

        這人在上次的事情后就安分了下來,不然真鬧到風久面前,他們都覺得不好意思。

        真煩!

        不過除了個別的人,整個戰艦上的氣氛還是很不錯的。

        新生們早就聽說了古一的特訓特別艱苦特別難,卻始終沒有個概念,高年級生就開始給他們科普這一年來的訓練內容,沒說一次就讓眾人的臉色變一分,看的學長們都很有成就感。

        “他們就嚇唬新人吧。”程飛嗤之以鼻“也就只能在新生面前找點優越感了。”

        “不像你。”樂凱道“在新生面前也找不到優越感。”

        “一邊去!”

        跟風久,那別說他們,整個古一的軍校生都沒得比。

        不過高年級生雖然說的有點夸張,但多數也都是實情,他們的特訓確實不太好過,而且幾乎都是挑戰極限的項目,只不過到了那時候你就體驗不到疲累了,是被節奏逼著不得不往前走。

        等結束的時候大概連本人都要意外自己的表現。

        不過這次將兩屆軍校生都聚在做什么,眾人還真不是很清楚,教官們是半點口風都不露,直接就將他們拉了過來。

        除了這身衣服,軍校生們連半點裝備都無。

        這種突然拔腿就走的情況不太常見,以往多少還會給他們點準備時間,所以高年級生們也不太確定這是要干嘛。

        不過他們對學員島熟,按照如今的飛行速度來算,怕是已經離開了學院島!

        出了學院島?!

        “這是要去哪,帶我們去清剿星盜?!”

        “扯吧,帶著新生去打星盜,送菜嗎?”

        雖然教官們都不怎么憐惜這些小苗苗,但也不可能讓他們出事,畢竟都是未來大佬的潛力股,若是真損失一兩個也是讓人格外心疼的。

        有軍校生耐不住跑去跟教官們套話,結果都被敷衍的打發了。

        眾人摸著鼻子回來,都很無奈。

        “很可疑啊可疑!”程飛道“但應該不會離開御天星。”

        帶著這么多萬古未來的花朵,如果要離開御天,古一不會只派出五級戰艦。

        所以出御天的可能性不大,甚至連東區都不會離開。

        然而戰艦行駛了兩個小時才有了降落的跡象。

        不過在此之前,教官們分發了一批營養劑,讓他們補足體力。

        風久接過營養劑直接用掉了。

        邱澤看他這么干脆也緊忙吃掉,然后表情凝重的道“這是要干什么,居然準備的這么充分。”

        居然連營養劑都備好了,軍校生們的感覺越發不好,下意識的繃緊了神經。

        片刻后,戰艦降落,軍校生們又排著隊的下來。

        風久在后面,還沒出去就聽著前面的人驚呼。

        戰艦所降落的地方是一片叢林,如這般叢林在御天不知道有多少,所以軍校生們一時間也無法判斷出這是哪里。

        但兩個小時,以五級戰艦的速度,還真有可能出了東區。

        不過現在重點不是這個。

        教官們將他們帶到一處略空曠的地方,晏教官已經等在了那里,而在他面前還置放著幾大箱子的裝備,里面有衣服還有武器。

        軍校生看到后都有點驚,因為這些服裝都是野外生存戰斗的配置,有一定的迷惑感。

        不會真是突如其來的特訓吧?!

        然而沒人解釋給他們聽。

        各家領了衣服后然后是武器。

        這武器真不是軍校生們吐槽,就比迎新會那天訓練賽的強上那么一點,距離稍微遠一點就搞不定了,而且群傷極差。

        唯一值得說道的就是不單一,還有三種型號可選,然而并沒有鳥用。

        風久也領了一套衣服,有軍校生當場就換上了,比過女孩子還是要到戰艦上去換裝。

        之后就是分武器。

        “來吧,一人選一把。”晏教官倚在樹干上,對著眾人揚了一下下巴。

        學長們很謙讓,表示新生們先來。

        邱澤將風久推到了身前,在選武器的時候問道“晏教官,咱們應該不是來對付星盜的吧?”

        晏教官嫌棄的給了他一個眼神。

        軍校生們頓時就心下一松。

        不是星盜就好,星盜素來兇殘,若是碰上了絕不手軟,體內的實力雖然不弱,卻也不一定能適應對方詭異的打法,出現傷亡就讓人難受了。

        風久在武器里掃了一眼,里面還有冷兵器,這大概是許多人都不會選的,但她卻直接撿了一把刀走了。

        “哎?”

        見他居然拿的刀,邱澤一愣,猶豫了一下還是拿了一把槍。

        然而槍一到手他就意識到了不對,不等探究,晏教官就道“選擇了就不準更改,回去。”

        邱澤無法,只能跟著風久身后離開,其他人見他面色有異,都探頭詢問。

        他有些不好說,艱難道“你們慎重考慮吧,情況可能有點不對。”

        軍校生們不明所以,見他說不出來,心下更是惴惴。

        等到眾人親自摸到槍,才知道邱澤為什么是那副表情了。

        這槍……這槍怕不是實彈!

        臥槽,什么節奏?!!!

        真不能怪他們這么手毒,天天摸的東西,閉著眼睛都知道什么模樣什么手感,哪里還能察覺不出差別來。

        但這點差別很細微,大概就是實彈跟裝飾彈的區別。

        他們之前還奇怪為什么武器里沒有光束的,現在才明白,畢竟光束造不得加,出現必傷人。

        子彈卻可以做些手腳。

        所以說這其實就是場練習賽唄。

        就是不知道對手是誰?

        兩屆的軍校生互相打量,不確定彼此是不是對手。

        雖說新生們的實力比不得二年級生,但他們根本不是重點,風久跟聞天就能彌補其中的差距了。

        說著還有點心酸。

        等全部整裝好后,軍校生就這么一人一把武器的站在了叢林里,等著教官的下一步指示。

        晏教官看了看時間,道“行了進去吧,見到人就打,會自動統計人數,誰活到最后且擊殺人數最多就贏了。”

        他的解說實在是有點不負責任,其他教官只能無奈進行補充。

        且就當這是場訓練賽吧,至于對手什么的都沒有透露,反正打就是了。

        因為不是實彈,若被擊中,他們胸前的儀器會進行指示,紅燈就代表掛了。

        大家這才注意還有這么個東西,而且這小東西也兼顧統計射殺人數跟傳訊的功能。

        至于什么時候結束,教官們也沒說,只言等通知。

        等都搞定之后,軍校生們就被強制的趕進了叢林,臉上還尤帶迷茫。

        。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街机电子基盘手机版 牛牛单机游戏 江西新时时excel 排列五高手论坛手机 pk10个人投注心得分享 查福建36选7走势图 7人足球赛 d走势图体彩走势图 开奖数据采集 柒鑫棋牌推天九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