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歷史穿越 > 大明鐵衛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五百二十九章 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在兵部官員和文登營軍官的簇擁下,陳雨來到了午門外,隨行的大批士兵立刻散步開來,形成拱衛之勢,刺刀如林,戒備森嚴。原本堵在午門外吵吵鬧鬧的勛戚大臣們見正主來了,懾于軍隊的聲勢,一下就閉上了嘴。

        陳雨大踏步走到前方,掃視了一圈,凡是被他目光觸及的權貴都不敢正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聽說諸位對捐餉很有意見,吵著要見圣上,想要圣上收回成命?”陳雨淡淡地說,“既然如此,便一并進宮,找到圣上說個明白吧。”說完率從午門進入皇宮,隨行的官員和軍官緊接著魚貫而入。

        留下一群權貴呆立原地,面面相覷了一番,不知如何是好。

        最終有人開口:“進宮就進宮,畢竟是天子腳下,就算佞臣弄權,總不能一手遮天,圣上還在呢!”

        秉著法不責眾的心理,眾人猶豫一番后也跟著進了宮。

        手握兵權的文成侯和占據京城權貴階層半壁江山的幾十個勛戚大臣起了爭執,崇禎自然無法置身事外,只能硬著頭皮出面調解。因為不是朝會時間,調解的地點就選在了平臺。

        平臺即保和殿的后左門和后右門。后左門和后右門在恢弘壯麗的三大殿庭院中居于末端,在高大莊嚴的保和殿兩側居于陪襯,本身不起眼,也不講究,但因其距乾清門很近,只有約30米,實際使用面積約133平方米,明代皇帝常在此召對官員,逐漸為人所知,歷史上的地位僅次于太和殿、乾清宮等地。

        崇禎望著臺下涇渭分明的兩派人,頭疼不已。他希望從大臣和勛戚們的手中獲得銀錢,改善朝廷捉襟見肘的財政狀況,但又不想這件事被陳雨引向失控的地步,所以心情頗為復雜。

        到了皇帝的面前,權貴們的膽子大了一些,胸膛也挺起來了。雖然在陳雨麾下軍隊的絕對實力面前,崇禎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可帝王的光環還在,加上陳雨明面上沒有對崇禎如何,讓這些人有了一種錯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陳雨再胡作非為,總還是畏懼皇權的,至不濟,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成為大明立國幾百年來第一個弒君的奸臣吧?皇家正溯,可不是一個泥腿子軍戶出身的武人能撼動的。

        襄城伯李國楨第一個站出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陛下,文成侯打著捐餉的幌子,刮地三尺,大肆聚斂錢財,老臣不過是領著朝廷的微薄俸祿,平日不過能勉強度日,卻也被他勒令捐五萬兩,還不讓講理,否則就要派兵抄家!老臣不得已,變賣了幾處祖業,才勉強湊足了這筆銀子。陛下啊,老臣從曾祖父輩起,就是為大明賣命的臣子,您縱容文成侯這般肆虐,豈不是寒了咱們這些忠臣的心?”

        其余權貴也紛紛附和,七嘴八舌訴說著自己為官如何清廉,家境如何貧寒,論點基本一致,文成侯的倒行逆施簡直罄竹難書。

        禮部右侍郎魏藻德高聲說:“陛下,咱們這些人還算好的了,國丈周奎可是生生被抄了家,人也被兵士們抓走了,生死未卜。如果您再不制止文成侯的逼捐,只怕京城的勛戚大臣要被逼死一大半!”

        新任東廠提督太監王之心也悲悲戚戚地說:“皇爺,勛戚大臣尚且如此,咱們這些做奴婢的更是沒有說話的余地,您說說,奴婢一直在宮里伺候皇爺您,又哪來的余財捐餉,這不是把人逼上絕路嗎?”

        看到李國楨站出來時,崇禎原本還有些不耐——畢竟這個只會紙上談兵的家伙是京營慘敗給多爾袞的罪魁禍首,只不過事后看在歷任襄城伯的功勛份上,僅僅免除了其職司,暫時沒有定罪處置——可是聽到魏藻德說起周奎,他心里有些憤懣起來,再怎么說,這也是朕的老丈人,皇后的生父,什么時候輪到臣子來隨意揉虐了?

        他望向陳雨,眼神盡是不滿:“陳愛卿,魏愛卿所言是否屬實?”

        陳雨鎮定地回答:“沒錯。嘉定伯周奎坐擁數處商鋪、良田萬頃,卻不愿捐餉,還以武力反抗,此風絕不可長,為了殺一儆百,臣命人取走了周府的浮財,并將周奎羈押等候發落……”

        崇禎忍住心中不悅:“陳愛卿捐餉是為了朝廷,朕能夠理解,但你的手段是不是操切了一些?這些人都是朕的臣子,周奎更是皇后的生父……”

        “陛下,請先聽臣說完。”陳雨毫不客氣地打斷了崇禎的話,“現在這些人哭哭啼啼在你面前裝可憐,可是你知道他們有多么豐厚的身家嗎?”

        他指著李國楨說:“襄城伯口口聲聲說只憑俸祿度日,可他的宅邸闊綽奢華不亞于皇宮內院,奴仆上百人,這份家業豈是區區幾百石俸祿供養得起的?”

        然后指著魏藻德說:“魏侍郎是科舉狀元,翰林出身,根正苗紅的清流官員,可陛下是否知道他有八房小妾,每個小妾身上的首飾比周皇后還要貴重十倍?”

        崇禎的表情從不悅變為驚訝,情不自禁張大了嘴,他從沒想到過,每日在金鑾殿上朝自己三拜九叩的這些官員居然如此富裕。

        李國楨和魏藻德等人臉色有些發白,額頭留下了汗珠。

        陳雨繼續說:“聽聞陛下苦于國庫空虛,以身作則勤儉節約,平日所穿常服都是打了補丁的,可你是否知道侍奉你的家奴闊綽到了什么地步?”

        他指著王之心厲聲說:“王公公從曹化淳手中接手東廠才多久?但他如今在城西城東各有一處豪華宅邸,亭臺樓榭、奴仆成群,城外還有好幾處莊子,田畝數千,均以子侄名義打理,平日吃穿用度,比陛下要闊綽百倍!”

        崇禎瞠目結舌:“王之心,此言是否屬實?”

        王之心臉色慘白,撲通一聲跪下:“皇爺,奴婢該死!這都是那些檔頭們的供奉孝敬,奴婢一時糊涂,鬼迷心竅就上了當……”

        崇禎氣得手發抖,顫抖著指著前方的人群:“你們……這就是朕的左膀右臂,斂財無數,關鍵時候卻不愿為朕分憂……”

        權貴們見勢不妙,紛紛跪下,異口同聲道:“臣{奴婢}該死!”

        只是他們怎么也想不明白,陳雨來京城才幾日,怎么就把自己的家底摸的一清二楚?這可是連皇帝都不知道的事情啊。

        陳雨慢悠悠地伸出兩根手指:“陛下,你可知道這七八個時辰內,臣募捐了多少銀錢?足足二千三百七十五萬兩!只要讓臣繼續下去,到明日太陽下山之前,三千萬兩白銀唾手可得。到時候,戶部再也不用哭窮了,九邊軍餉、災民賑濟都不是問題!”

        “啪”的一聲,崇禎拍案而起。

        “文成侯捐餉之舉,利國利民,他的主意,就是朕的旨意,誰敢反抗,打入詔獄,仔細審查甄別是否通虜!”

        三千萬兩的驚人數字讓崇禎瞬間想通了,只要有銀子,別說王之心這些家奴和魏藻德這些大臣,就算自己的老丈人又如何?該整就得整。即位近十年,他實在窮怕了,見不得銀子。

        惡人還需惡人磨啊!若不是手握重兵不安常理出牌的陳雨,上哪找這么多銀子?

        望著平臺下跪滿一地的權貴,再看看鎮定自若的陳雨,崇禎忽然覺得這個以下犯上的臣子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此刻感覺順眼了不少。管他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只要能解決大明的財政問題,再飛揚跋扈都不是事。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甘肃快三预测今天啊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code id="6quos"><label id="6quos"></label></code>
  • <strong id="6quos"></strong>
  • 辽宁ⅱ选5一定牛 江苏时时百度贴吧 pk10稳杀一码 上海11选5计划群 我要天天彩选四的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计划预测 科比2k能力值变化 11选5预测号码推荐 吉林时时开奖查询 吉林时时玩法介绍